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on小說網 > 玄幻 > 沈月喬徐懷瑾 > 第406章 真正狠心的人是什麼樣的

-母親向她提出,讓小喬給她看診,她一口回絕了母親,想必也傷了小喬的心。

也是難為那丫頭了。

她出嫁時,小喬還小,懵懵懂懂的,那個時候很多事情都不會同她一個孩子講。

冇想到這幾年她鮮少回家,小喬竟已脫變的判若兩人。

若不是回家見到,她都差不多不敢認那是自家的妹妹了。

“後來,夫人知道您在邱府受的委屈,但又覺得大姑娘您是大人了,不會喜歡她作為母親太過乾涉,便想讓大姑娘自己抉擇。”

“冇成想,便出了白纖柔這事……”

孫媽媽也有些說不下去了。

姓邱的一家未免欺人太甚!

大姑娘一再忍讓,他們卻得寸進尺。

真當沈府不存在麼?

“大姑娘要明白,夫人無論如何都是您的母親,便是已經打算到這一步了,但要不要離開邱家,夫人都尊重大姑孃的意思。”

孫媽媽的意思也很明白了。

林氏有讓沈汀雪跟邱鴻文和離的意思,但要不要和離,還要看她自己。

至於能不能和離,那都不是問題。

沈汀雪頓時紅了眼眶。

雙四捂住手哽嚥了許久。

孫媽媽和秋水便陪著她。

誰也冇有出聲。

眼看著天色已晚,晚飯早該開始吃了。

邱家有嚴格的家規,什麼時辰用飯都是定好的。

晚了不會留飯——這是針對沈汀雪的。

如果是邱鴻文還有邱老爺,自然要另外給他們備好飯菜。

從前沈汀雪隻想著融入這個家,什麼都照著他們的規矩來,從不敢遲到一刻。

如今覺得,毫無意義。

她這會兒過去,怕是隻有剩菜了。

她也實在不想去和那些叫她看了噁心的人一起用晚飯,看了會倒胃口。

便讓秋水去一趟廚房,把晚飯取回來。

冇想到廚子卻大言不慚道:“我們隻做一桌菜,買的菜也都隻有那麼多,大少夫人若要另開小灶,便要拿銀子來,另外買菜。”

若是旁人,說不定就被膀大腰圓的廚子給嚇住了。

可來取飯菜的是人秋水。

她不急,也不惱,等廚子說完佯裝要走。

卻趁著不備,一個閃身便便走到灶前掀開了鍋蓋。

裡頭還有半鍋飯呢。

另一邊的鍋裡,也有幾樣菜都在溫著。

“你不是說隻做一桌飯麼?這些都是給誰備的?難不成是你們吃的?”

秋水疑問三連,又接著道,“我可記得,這都是主子們才能吃的菜,你們私下拿來自己吃,若是被夫人知道了……”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在邱府做事的人哪裡不知道那位邱夫人的為人?

表麵上裝的善良大度,實際上小肚雞腸,斤斤計較。

若是被她發現下人偷吃他們的飯菜,那這些人還能好過?

廚子被當場拆穿了謊言,本是應該難堪的。

可他看秋水長得普普通通不起眼,個子也小小的不起眼,一想,這麼個小丫頭也就是嘴上逞能。

馬上就變了一副嘴臉。

“我奉勸你,該管的你管,不該你管彆多管閒事!小心冇你好果子吃。”

秋水又豈是被嚇唬大的,咧嘴笑道,“你嚇唬我呢?你倒是可以試試,夫人是聽你的,還是聽少夫人的。”

廚子威脅不成,頓時惱羞成怒了。

“你還敢去告狀,你知不知道老子手裡……”有刀!

但他的話還冇說完,秋水便笑吟吟的不知從哪兒摸出了一把刀。

“你是說這個麼?”

廚子下意識往自己腰間一看,自己的刀不翼而飛了。

再看秋水手裡她的那把刀,

那刀口衝著他,閃著寒光。

廚子嚇得腿一軟,差點給她跪下去。

“……這,這位大姐,咱們有話好,好好說。”

秋水哼了聲道,“誰是你大姐?你這個年紀管我叫大姐,罵誰呢?”

廚子忙改口道,“姑娘,這位姑娘!咱們有話好好說!”

“你先,先把刀放下……”

“好啊。”

秋水笑吟吟的應著,卻把玩著刀,“我家大姑孃的晚飯,還要不要另外給銀子了?”

“不用不用!我馬上就給大少夫人準備好!”

秋水瞟他一眼:“那還不快去?”

廚子連聲答應著,連忙去裝菜盛飯。

秋水也不急,等著他把食盒準備好了,才把刀給他遞過去。

“這刀雖然是切肉切菜的,可也是開了刃的,若是不小心用錯了地方,怕也是要見血才能收。”

言下之意是,人要認清楚自己的位置,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貪心了不屬於自己的、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後果可是會很嚴重的。

廚子雙手接過刀,對秋水的敬畏上升到一個絕無僅有的高度,忙不迭的點頭哈腰。

回了聽雪閣。

秋水便將這些事情同沈汀雪都說了。

當然,她嚇唬人那段,稍微的簡略了一下。

沈汀雪讚賞秋水之餘,也暗暗感到吃驚。

但她不會細究,因為她知道,母親安排秋水一定有她的用意。

所以便隻是誇了秋水一句,“你做的很好。”

秋水笑眯眯的應下了。

但又藉機問道:“今日大姑娘讓秦管事代為處理鋪子上的事情,是想徹底斷了邱家的念想,還是怕自己心軟?”

沈汀雪愣了下,隨即苦笑。

母親的身邊,就冇有一個人是多餘的。

從前她甚至都冇有怎麼留意到秋水這個人。

可她一下便看出了自己的猶豫和軟弱,對付跋扈的惡奴也是信手拈來。

哪裡像她?

一葉障目。

不辨是非。

這麼多年錯將一個坑她害她的人視為心腹,全心信任。

“我是想徹底斷了邱家的念想,也是怕自己心軟。”

沈汀雪深吸了口氣,“邱縣令不是說我心狠麼?接下來他便會知道,真正狠心的人是什麼樣的。”

總不好辜負他的一番“誇獎”吧。

思及此,沈汀雪問道,“春蕊在哪兒?”

孫媽媽搖了下頭,“姑娘出去後,她也說要出去一趟,還冇見回來呢。”

是眼看著要被髮賣出去,坐不住了,急著找邱鴻文求情吧。

可她想錯了。

莫說是邱鴻文,便是邱鴻文的一雙父母來了,也要不走她春蕊的賣身契!

“盯著她,一旦回來,立刻讓她來見我。”

在鋪子上走了一遭,她的腦袋越發清醒了。

她也想知道,當年她嫁給邱鴻文這事,春蕊有冇有從中作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