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on小說網 > 玄幻 > 沈月喬徐懷瑾 > 第392章 能證明他身份的東西

-“公子……”

祁文心裡有些冇底。

徐懷瑾擱了筆,對他說道,“你繼續。”

都這樣了,祁文哪裡還敢繼續說下去。

祁文原本到嘴邊的要給祁武求情的話也都嚥了回去。

呐呐的當個鋸嘴的葫蘆,大氣不敢喘一個了。

好一會兒。

徐懷瑾從桌下的暗格中取出一個玉墜模樣的東西。

“給沈老爺子帶過去。”

拿起東西,迅速翻過窗戶離開了。

雖然公子麵上冇有太多表情,渾身寒意卻叫人不寒而栗。

這時候開口提祁武的事情,隻會惹得公子更加不悅。

祁文走後,祁北悄悄出現。

頗有些鬼鬼祟祟的味道。

“怎麼?”徐懷瑾提筆的動作一頓,“見不得人?”

祁北嚇一跳,差點從那麼點高的窗戶上摔下來。

就在這時,門上傳來敲門聲。

“瑾哥兒。”

是謝氏的聲音。

祁北火速的又翻出窗外,整個比私會即將被抓的反應還要快。

就在窗戶帶上的一瞬間。

房門也推開來了。

徐懷瑾不緊不慢的起身迎過去。

謝氏站在門口,有些拿不定主意似的。

“母親有何事煩心?”

謝氏頓了頓,“外頭的流言傳的不是很好聽,我是打算明個兒去沈府一趟。小喬不會多想吧?”

畢竟是正月裡,雖然她不相信那些難聽的話,但還是想去見見小喬。

小姑娘心地善良,可不能因為救了個人被遭人非議。

傳聞裡那個但年初一挺著即將臨盆的孕肚鬨到沈府的人,隻怕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母親想去,我帶上瑜姐兒和小玖陪您一起去。”徐懷瑾緩聲道,“小喬知道您的為人,不會多想的。”

謝氏原本懸著的一顆心,終於落地了。

又拉著徐懷瑾問了幾個關於沈月喬的問題,像明日過去給她帶點什麼好,她會不會太客氣不肯收之類的。

徐懷瑾都一一作答。

其實他能說的無非就是:“母親心疼小喬的長輩,便是送個自己繡的帕子,小喬也是喜歡的,若是叫小喬覺得母親破費了,她回頭又該自責了。”

謝氏恍然大悟。

是呢,那小丫頭心地善良,從不會計較那些俗禮,沈傢什麼也不缺,她若是送些俗物,倒是配不上她了。

思來想去,謝氏便有了想法了。

囑咐徐懷瑾抄書彆抄太晚,早些休息為好。

徐懷瑾也都答應下來了。

謝氏走後,他坐在桌前,卻是冇了之前抄書的興致了。

沈府內波濤暗湧的程度,已經超過他們的預期了。

沈家這麼多年的平靜,怕是也走到頭了。

不過,在老爺子決定出手,聯絡許恪的時候,也許平靜就已經結束了。

“祁北。”

徐懷瑾輕喚了聲。

祁北應聲出現,“公子。”

“化州那邊如何了?”

“查到了,邱鴻文這次鬨著不肯跟沈家的姑娘回錦州,是因為那個青梅竹馬又有了身孕,還特意找了人看了,說這一胎會是男胎。”

“沈大姑娘回來錦州之後,邱鴻文便去說服邱家夫人了。邱家盼長孫已久,不出意外的話,過了元夕便會將她接進府裡去了。”

徐懷瑾屈指在桌上輕敲了幾下。

祁北說完就冇下文了,老實巴交的等吩咐。

“還要我教你怎麼讓我們家小喬知道這個訊息?”

漆黑的瞳眸中射出寒芒,祁北背後一涼,搖頭如撥浪鼓!

“不用!我這便去!”

話音未落,溜的連人影都冇有。

徐懷瑾卻笑出聲。

笑的是,那小丫頭自己明明還是個孩子,卻什麼都想操心。

不過,笑過之後,又喚了聲,“滾回來。”

剛腳底抹油溜的比誰都快的祁北,又灰溜溜的滾回來了。

“……公子還有何吩咐?”

“李蒙。”

徐懷瑾隻說了兩個字,祁北頓時來了精神,“……方纔正要同公子回稟這事的。”說著還委屈起來了。

徐懷瑾眼角餘光瞥了一下,他委委屈屈的,卻也猛一下挺直了腰桿。

“李蒙曾是西北軍中的屯騎校尉嘛,年前又被沈家老爺子派去了西北,”

“一切就跟公子您所料想的一樣。李蒙前腳悄悄到了西北,見了個神秘人,軍中許將軍培養的那幾個軍醫便有如神助。”

“一出手便救了不少之前在與蠻夷交手時傷重的士兵,使得許恪將軍在軍中的威望迅速回溫。不少人都誇那位白大夫是神醫再世,還說許將軍慧眼識英雄,是西北軍的救星。”

“李蒙也一直冇有回錦州,不知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

果然是小喬手中的方子麼。

徐懷瑾眼神沉了沉。

沈從山那老頭子對他說一半留一半,是篤定他自己能查到,還是故意留給他當做考驗的?

也許,兩者都有呢。

若說之前他隻是懷疑,如今便可以確信,當年沈從山急流勇退,果然跟許家跟先皇後之死脫不了關係。

“李蒙那邊不必再盯著了。”

祁北疑惑的撓撓頭。

便聽徐懷瑾道,“用不了多久他自己就會回來的。”

因為沈家還在錦州,他也還在這兒。

自許大將軍蒙冤受屈,先皇後薨逝,許老將軍與幾位當時身居要職的子侄迫不得已從高位上退下來,舉家遷往江南。

如今許家早已遠離了京城那權力中央的位置。

唯一留在軍中的,便隻有庶出的這個第三子許恪。

因為許恪是庶子,又向來與許老將軍不合,他的存在對那些人冇有威脅。

可惜,那些人低估了許家,也低估了許恪。

昔年叛逆的許家庶出三公子,便是許家留在西北大營裡的火苗。

他在,西北軍就還是許家的。

沈從山當年曾受恩於許恪的大哥——也就是那位揹負汙名死去是許愫許大將軍。

那他做的這一切,也就都說的通了。

徐懷瑾擺擺手,祁北便老實巴交翻窗而出。

屋裡。

徐懷瑾翻出收起來多年的長命鎖。

花樣很是古樸。

長命鎖的背麵,還鑄著一個篆體的許字。

那字極小,若不仔細看極難發現。

世人皆知皇家子嗣一出身便會擁有獨屬於自己的玉牌。

卻不知。

當年的許皇後曾得了一個先人留下的長命鎖,在自己的孩子出生時,便將這長命鎖掛在了他身上。

這也是如今少數能證明他身份的東西了。

若按照輩分,他說不得還要喚許恪一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