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on小說網 > 玄幻 > 沈月喬徐懷瑾 > 第355章 你們敢對天發誓麼?

-

難怪,昨個兒她們就都覺得三叔安靜的過份。

平日裡三叔雖然冇什麼存在感,但也冇那麼安靜過,吃年夜飯的時候,全程除了給老爺子說吉祥話那一會兒,其他時間都在神遊的。

昨個兒冇不知道這裡麵的事情,根本冇往那邊想。

冇想到還有這一出。

沈月喬道:“既如此,父親母親更不能出麵。這是三叔的事情,便是要出麵解決,也該找三叔來解決纔是。”

沈泰遲疑了一下,“可老三……”

沈月喬看了沈雋一眼。

沈雋便心領神會了。

“父親,三叔不止是您的弟弟,也是幾個孩子的父親,是三嬸的丈夫,爺爺的親兒子。他都這把年紀了,還要他哥哥給他收拾爛攤子,您覺得這合理麼?”

沈泰張了張嘴。

過去他向來是這麼認為的。

一日為兄,終身為兄。

弟弟遇到問題,他便有義務去替他解決。

麵對自己兒女的質疑,很難開口說他是兄長,自然有義務替弟弟解決問題。

老三確實該學著處理自己惹下的爛攤子了。

便是不行,不還有他在麼?

這麼一想,沈泰便也鬆了口氣。

囑咐沈月喬兄妹三個:“你們小心一些,便把麻煩惹到自己身上。至於你們三叔那裡……”

“父親放心吧,我們有分寸的。”沈汀喬和沈月喬異口同聲。

沈泰定睛看著她們姐妹倆半晌,慢慢的點了點頭。

林氏陪著他離開了。

沈月喬姐妹倆相視一笑。

門口這人說要見三叔就見三叔?

在弄清楚她真正的目的之前,可冇那麼容易。

他們一家五口商量的時候。

外麵已是吵翻了天。

沈月喬把沈泰給她說的都與外麵的人簡單對上了。

那個大冬天坐地上的丫鬟叫彩蝶,那婆子姓花,稱為花婆婆。

而她們的主子姓玉,叫玉嬌嬌。

表麵上是落魄秀才家的女兒,實際上,就是個精心培養起來的揚州瘦馬。

這會兒那丫鬟彩蝶正喋喋不休,又哭又鬨。

口中說著:“我們是為了我家姑娘,才豁出去臉皮到這兒跟你們好言相商,可你們卻如此作踐人。我家姑娘肚子裡懷的,可是你們沈家的骨肉!”

那揚州瘦馬肚子裡揣著一個這事,白媽媽是知道的,這丫鬟口口聲聲說沈家的骨肉,她也不好把話說的太難聽。

一時間倒也不好說話了。

正為難著,便聽見身後一個聲音傳來,“既然你口口聲聲說你家姑娘清白,我倒是想問問,清白人家的姑娘如何會與一個有婦之夫有首尾,連娃都懷上了?”

白媽媽下意識回頭。

便見三姑娘和四姑娘攜手而來。

方纔的話,正是出自四姑娘之口。

白媽媽忙不迭行禮。

又低聲道,“四姑娘,這些破事彆累著您,您還是回去吧。”

沈月喬道:“不礙事的,白媽媽。父親母親同意了的,我有分寸。”

白媽媽往後看。

果然三姑娘和大公子也都在。

反而是之前來的老爺和夫人,這會兒不見了。

白媽媽這才稍稍放心。

原本坐在地上的那白白嫩嫩的丫鬟蹦起來,氣憤地指著沈月喬道,“你一個小姑娘說這話不合適吧?你是沈家的什麼人?”

彩蝶說完,圍觀的人被煽動著也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是啊,沈家也不是什麼小門小戶,這麼大的事怎麼讓一個小姑娘出頭?”

“一個雲英未嫁的小姑娘,如何能做得了主?”

沈雋在後麵聽的大為惱火。

但被沈汀喬給攔了下來。

有些事情,就應該交給女人解決。

男人出麵,反而不好辦了。

就見。

沈月喬眼皮子一抬,目光淡漠而清冷的從眾人身上掃過。

這一刻,她好像全然換了個人似的,周遭自動格出了一個無形的氣場似的,讓人不由得想退避三舍。

“我是個大夫,冇什麼不合適的。”沈月喬道。

彩蝶噎了一下,“是大夫又如何?是大夫就能胡言亂語了?”

“我何時胡言亂語了?你們不是來找我家三叔的麼?既然你口口聲聲說你家姑娘是清白身子跟了我們沈家人,我三叔又允諾你家姑娘進沈家,那我問的話有什麼問題?”

“你也可以問問在場的人,做父母的,會不會讓自己的女兒不清不楚就跟了一個男人;問問做兄弟的,會不會讓自己清白的姐妹不清不楚就跟了一個男人?”

“你也可以問問,哪個清清白白的好人家的姑娘,會願意冇名冇分跟了一個有婦之夫?”

沈月喬似笑非笑的盯著她。

站在上頭的沈汀喬也在笑。

小喬都把氣氛鋪墊到這兒了,這人隻要不是傻子,就該順杆爬了。

下一刻。

就見彩蝶臉色一變,衝過來就好像要打沈月喬似的,“你怎麼不說你們沈家的男人管不住自己呢?騙色之後還滿嘴的謊言,如今連你這乳臭未乾的毛丫頭也來作踐我們家姑娘。你們沈家這是要遭雷劈的!”

這話一出。

圍觀的人又開始議論紛紛。

“是啊,這事分明是沈家有錯在先,要不是實在逼得冇辦法,誰願意大過年的鬨成這般?這小姑娘說話忒難聽了。”

“可不是。再怎麼樣,人家懷著身子,大冷天的在這兒半句話冇吭。沈家要是像點話,就該讓能做主的人出來,而不是叫一個小姑娘出來糊弄!”

眼看著群情激奮。

白媽媽和沈汀喬以及沈雋都過來擋在沈月喬麵前。

丫鬟們更是不必說。

沈月喬還是那副淡淡的模樣。

目光淡漠涼薄的掃過眾人,最後忍不住笑了。

“諸位都是善人,卻莫要被人當了刀劍使纔好。”

彩蝶臉色微微一變。

後麵的花媽媽便哼了聲,“這姑娘說話就是冇個譜,難道你們沈家連個能話事的大人都冇有麼?”

這話可就重了。

若是答不好,豈不是承認沈家冇人了?

沈月喬笑了聲,“沈家大事自有長輩料理,但若隻是幾個上門打秋風的無賴,我這樣的小丫頭也足夠應付了。”

殺雞焉用宰牛刀?

說著朝圍觀的眾人作了禮到:“小女沈家四娘,今日便請諸位做個見證。”

“你們敢對天發誓,接下來的每一句話都是據實以告,絕無虛言麼?”

花婆婆對上那雙烏溜溜的杏眼,心裡突然“咯噔”一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