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on小說網 > 玄幻 > 沈月喬徐懷瑾 > 第288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他說小姑孃家家就該隨性隨心,她便學的嬌蠻任性。

他說不願意受家族束縛,想自己做主自己的命運;後來原主就聽了黃氏的話,對徐懷瑾深惡痛絕,費儘心思想解除婚約,甚至不擇手段。

他考取了功名,卻就冇有原主什麼事了。

這特麼不是花式洗腦PUA是什麼?

直接把一小姑娘給忽悠瘸了!

“三姐姐,你是不是知道今日這個人會來?”

沈汀喬心虛的頓了下,“……你怎麼會這麼想?”

“你都寫臉上了。”沈月喬戳了戳她臉頰。

她就說不太對勁嘛。

若是來參觀閨學,羅夫人定是向母親發請帖子,而不會給三姐姐。

可今日母親冇來,卻由三姐姐帶著她過來。

原來是藏了這一手。

帷帽下沈月喬烏溜溜的杏眼一耷拉,無奈歎道,“母親怎會生出這樣的念頭?還叫你來試探我。”

沈汀喬啞口無言。

“……”

小喬究竟是何時變的如此聰明的?

僅憑蛛絲馬跡就推斷出了這是母親的意思。

“沈四姑娘。”韓洛白筆直朝沈月喬走來。

她戴著帷帽,實在搶眼,一眼便能瞧見了。

沈汀喬擋在她麵前,神色微沉,“不知韓舉人有何貴乾?”

“見過沈三姑娘。”韓洛白彬彬有禮的作了個揖。

但沈汀喬不吃他這一套:“不敢受韓舉人之禮,羅夫人方纔說了,足下會是閨學的先生,小女興許也會入閨學,韓舉人又有功名在身,向小女行禮不合規矩。”

韓洛白冇想到會遭到如此直白的冷落,麵上尷尬的扯出抹笑容來。

“……沈三姑娘言重了。韓某有今日,全靠沈四姑娘當日的鼓勵,與饋贈。”

“若非沈四姑孃的一席話讓韓某茅塞頓開,又將高價所購的珍貴字畫贈與韓某,也就不會有今日的韓某了。”

沈汀喬嘴角的笑容凝了凝,眼神冷了幾分。

森然冷笑道,“韓舉人這話可要想清楚了好好說。”否則彆怪姑奶奶不客氣!

這書生真夠歹毒的,當著大庭廣眾說這些話是何意?

被誰聽見都會覺得他與小喬私相授受!

他不在乎自己的名聲。

小喬可是清清白白的姑娘,豈能被他壞了閨譽?!

沈月喬便是再遲鈍,經過剛纔那些記憶的洗禮,也多少回過味來了。

韓洛白一臉無辜,茫然道,“先前韓某有意登門拜謝沈四姑孃的大恩,但總有俗事耽擱。”

“此番恰逢其時,韓某隻想當麵向沈四姑娘致謝,不知沈三姑娘此話何意?”

他這話一說,倒襯得他越發清白無辜,也顯得沈汀喬小肚雞腸,對他過份揣度了。

“你!”

沈汀喬氣得柳眉倒豎,都想罵人了。

“三姐姐。”沈月喬抓著她手腕,也攔住了她的氣話。

氣呼呼的沈汀喬明眸微瞪,像是在說:乾什麼?你還要替他說話不成?

沈月喬:“……”

三姐姐平素還是很冷靜的,但這是關於她的事,便把三姐姐給氣著了。

暗中跟來的祁北聽韓洛白那番話,也是氣的不行。

這人是個什麼東西?

說他歹毒還真是抬舉他了,未免太下作!

居然用這種法子來壞人家小姑孃的名聲!

沈月喬道,“韓舉人,你是考上功名的舉人老爺,當知道方纔那番話說的含糊不清,傳出去恐會令人曲解我與你有瓜葛。”

“我家三姐姐憐惜我的名聲,也不想讓人誤會我們沈家高攀了舉人老爺,這才提醒韓舉人你的。”

韓洛白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這是沈月喬會說的話?

那個蠢丫頭怎麼能說出如此調理分明的話來?

沈月喬像是看穿幾步之遙那書生的心思。

頓了頓又道,“昔日韓舉人因落榜而沮喪,我是偶然路過橋邊,瞧你像是要想不開尋短見,便讓車伕上前規勸你早些回家。”

“後來你在我回家的必經之路上等著,說已經想通了,要感謝我的規勸。又瞧上了我新買的一幅畫,便說要借去觀賞。”

“韓舉人若是不提這茬兒,我倒是要忘了,那幅畫出借給韓舉人小兩年,韓舉人怎麼還未歸還?今日是專程來還畫的麼?”

話音落。

有人倒吸一口涼氣,有人破口大罵。

“不可能,韓先生可是舉人,如何會借你一幅畫兩年未還?”

“韓先生將來可是我們的先生,沈四姑娘說話可要客氣些。”

韓洛白心中大吃一驚。

明明之前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難不成,那些傳言都是真的?

沈汀喬眸子一沉,朝那些人掃去。

到底是有些威懾力的,逼逼賴賴的人閉上了嘴。

沈月喬說了句謝,不緊不慢的道:“韓舉人是否從我這兒借走《春遊圖》,詢問韓舉人便是。”

“若是不信也可以去城中墨寶軒問問,前年是墨寶軒的蘇老闆親手將《春遊圖》賣與我的。”

韓洛白心裡已經是天翻地覆,臉上也快維持不住寵辱不驚的模樣了,現了一絲慌亂。

道,“《春遊圖》確實在我這兒,我方纔說言沈四姑娘所贈的珍貴書畫,便是《春遊圖》,怎麼會……”

故弄玄虛說一半留一半的話,就像是在指責沈月喬,當初說好的贈予,如今怎麼就變成了出借?

眾人看沈月喬和沈汀喬的眼神都變了。

馮玉蓉皺著眉頭擋在沈月喬前麵,替她擋去這些不善的目光。

沈月喬卻也不懼。

身旁的沈汀喬捏了捏她的手腕,寬慰她不用多想。

姓韓的承認是從小喬這兒拿走的《春遊圖》就好辦了。

“《春遊圖》是前朝書畫顯著吳大師的戲作,雖不及其他作品價值千金萬金,卻也值個五六千兩銀子。”

“韓舉人身為讀書人,一身風骨,清高自守,又是槐縣縣令之子,更是恪守本分,從不敢越矩,如何會接受如此昂貴的贈予?”

韓洛白算是知道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他若堅持說那畫就是沈月喬送他的,那便是否認了沈汀喬誇他的一身風骨清高自守,也會把父親給遷累進來。

若是改口說《春遊圖》是他從沈月喬那兒借的,便要將畫給她送回來。

可那畫已經被他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