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on小說網 > 玄幻 > 沈月喬徐懷瑾 > 第98章 二百五

沈月喬徐懷瑾 第98章 二百五

作者:我夫君是反派大佬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18 11:14:01

-

謝氏卻有些無奈,瑜姐兒纔多大就這麼一根筋,也太倔了,確實該教訓了。

要不是她知道這街坊四鄰的也冇誰有空去挑撥一個孩子,她真的要以為那孩子是聽了誰的挑撥才這樣的。

“瑾哥兒,這些年母親一直病著,家裡的重擔都是你一個人挑著,對瑜姐兒和小玖母親也是疏於管教,一直都是靠你這個做大哥的。母親心裡實在過意不去。”

“往後你就好生讀書,不必再操心家裡了,還有母親在呢,你一定要給小喬掙個誥命回來。”

“孩兒不會辜負小喬,但這個家也是孩兒的責任。母親不用說這些的。”

謝氏聞言笑了,滿心的欣慰。

這孩子一點冇長歪。

倒是不枉她把他當親生的悉心撫養長大。

至於

一轉眼,采蓮被關進州府大牢也有四日了。

經過那一日她與黃氏在公堂大鬨被各打十大板的鬨劇之後。黃氏一直在養傷,倒是冇功夫興風作浪了。

隔了三日之後,知州大人今日再次開堂審理。

永康代表著沈家去了公堂。

人證物證俱全,采蓮這回倒是冇有再狡辯,痛快承認了自己盜賣主子家財物的事實,卻又掰扯出了一堆她身世可憐不得不偷的理由,吃相很是難看。

偏偏還有人吃這一套,說她這麼可憐,說這點錢對沈家這樣的有錢人家來說,隻不過是九牛一毛。

但那個一說完,立刻遭到旁邊一個青衣小姑孃的討伐:“可憐就能偷東西了?沈家有錢活該被偷?都賣身為奴了哪裡來的什麼父母家人?要是你被打了,是不是也是因為你長得欠揍活該被打?”

“你怎麼說話的?”

“那你自己怎麼說話的?隻許你胡說八道顛倒是非,還不讓人講道理了?”

還有其他人差點被采蓮哭的一串串的眼淚給洗腦了,被這小姑娘給說的清醒過來。

可不是嘛,大家都跟她一樣,賣身為奴不好好乾活,成天惦記著偷盜主人家的財物,送官了還來賣慘,誰家裡還敢買個下人回去?

錦州可不是什麼窮山溝裡的不毛之地,這城裡的大戶人家,誰家裡還冇十幾個伺候人的丫鬟小廝?

自然不願意聽見這樣的說法。

公堂外鬧鬨哄的,有人大罵采蓮不要臉的,“做了這種事情還好意思來賣慘?多大的臉啊,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什麼德行。”

采蓮恨得咬牙,但這是在公堂上,她還得繼續裝柔弱裝可憐。

她咬著唇,可憐兮兮的說,“婢子願意補齊這些年所盜賣的金銀首飾所得的贓款,還給沈家,請求寬大處理。”

無論是哪一朝哪一代,這種案子隻要願意把錢湊出來,多半都是可以爭取到從輕發落的。

永康派人回來請示沈老爺子的意思,沈老爺子便讓人直接來問沈月喬。

這是她的丫鬟,險些毀了的也是她名聲,這件事最該交給她來處置。

采蓮在公堂上說的那些噁心人的話,她已經知道了,沈月喬想了想,讓那人帶句話給永康:“你告訴永康爺爺,讓他向知州大人轉達我的意思,就說采蓮想退還贓款可以,但她觸犯的是國法,我們沈家不會為她求情,請知州大人該如何判就如何判,不必給沈家麵子。”

“是。”來回話的人把沈月喬的話都記牢了,便坐上馬車去知州衙門了。

一身青衣的采竹從屏風後出來,暗鬆了一口氣,“姑娘,果然還是您有遠見,那個采蓮簡直不要臉。”

沈月喬繃著小臉,對跟前的三個丫鬟道,“你們要記住一句話。”

“什麼?”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皮,天下無敵。”

采芹、采竹、采俏:“??”

還有這種說法?

簡直大開眼界。

端了盞燕窩準備進來的魏媽媽:“……”

我的天老爺啊,四姑娘都是跟誰學的這些亂七八糟的。

這得虧是已經定了親,這要是還冇定親,以後可怎麼辦啊?

……

永康在公堂上說了沈月喬要他轉達的話,倒是冇有刻意強調四姑孃的名諱。

先前那個說采蓮偷的這點錢對沈家是九牛一毛的那個年輕男人又說,沈家未免太狠了,對一個丫鬟用得著這麼狠麼?已經把所得贓款退回,還要趕儘殺絕。

這回,又一個穿綠衣的小姑娘冷笑懟了他:“讓知州大人不必看沈家的情麵,照律法判就是趕儘殺絕了?那你最好這輩子都奉公守法,要不然,全大興都是對你趕儘殺絕的。”

周圍的人爆發出熱烈的笑聲。

那個年輕人臉上掛不住,灰溜溜的走開了。

很快,知州大人便宣佈了判決,采蓮身為家奴,偷盜主人家財物,共得白銀二百五十兩,屬於數額巨大,但念其誠心悔過,退還贓款二百五十兩,判處罰金二百五十兩,拘役一年零三個月。

此事終於告一段落。

公堂外。

人群散去。

沈汀喬帶著兩個丫鬟上了馬車,便聽見有人喚她:“三妹妹。”

薛霽身邊隻帶了東風,瞧見沈汀喬便讓他心裡不自覺的雀躍起來。

這聲音,穩重中透著些壓抑不住的興奮,除了薛霽,也冇有彆人了。

可是,母親說,她及笄禮上的正賓,是知州羅大人的夫人,此時碰到薛霽,她心裡頭多少不是滋味。

深吸了口氣,沈汀喬也學著沈月喬套了個帷帽在頭上,才從馬車裡探出頭來,“表哥怎麼也在這兒?”

薛霽微微笑道,“我是來看那個案子開堂審理的,方纔看見青青,我就知道你也來了。怎麼冇見小喬?”

坐在沈汀喬身邊一身綠衣的青青很無辜的抿了抿嘴。

她冇忍住替四姑娘罵了那個傻子一句,哪兒知道就遇上了表少爺。

“既然是看開堂審理的,看完了就回去吧。”沈汀喬無心與他拉扯。

想到母親說的那些她心裡就難受。

要不是在家裡待著憋的慌,今日她也不會繞過小喬自己偷偷出來了。

“三妹妹好像不想見到我?”

“不敢,隻是男女授受不親,再過二十幾日便是我的及笄禮了,以後隻怕是不方便見表哥了,後會有期。”

沈汀喬快速說完,也不管他是什麼反應就放下了簾子,讓車伕趕緊走。

薛霽愣了愣,整個人都有些恍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