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on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霛魂千百渡:公主,請上路 > 霛魂千百渡:公主,請上路第五章 大白線上免費閲讀

慕棲洲起身準備離開,侍應生立刻便遞上了外套。

一個白晃晃的東西掉了出來。

蒲世傑眼尖,撿起來後,咧嘴譏笑:

“又是大白啊。這是小芊送的?看起來有點舊啊……”

慕棲洲穿上西裝,眼裡的笑意收了收:“地上撿的。”

蒲世傑對著燈瞧了瞧:“胡說,我見過,就是你那個。哎……”

他翻到大白背麵,猶疑:“不對啊。阿洲!這裡的字母,是Y,不是Z。”

蒲世傑將大白遞了過去。

慕棲洲皺眉,字母?

他接過大白,看到一個藍色絲線繡樣:Y。

他的眉頭蹙得更緊,冇接話,“走了。”

蒲世傑看著他大步離去的背影,張了張嘴,悻悻作罷。

“這小芊,年年給你送大白,十年了,二十六個字母都該送齊了,也不嫌膩。”

……

慕棲洲坐在車裡,夾著煙,望著窗外出神。

此刻是淩晨兩點五十。

指尖一抖,菸灰掉落,思緒如煙霧縹緲。

汽車行駛過的道路兩側,霓虹閃爍。

南城,一直是如此熱鬨。

十年前他出了一場車禍,醒來後,手裡抓著一個大白掛飾。

跟今天撿到的這個一模一樣,隻是字母不同。

母親說,他抓得死死的,醫生想了許多辦法都掰不開他的手。

這個大白是顧小芊送他的。

當時在事故現場,她不顧自己的安危,陪在他身旁為他打氣,撐到了救護車來。

事故現場一片狼藉,車子幾乎被撞爛。

他渾身是血卻奇蹟般活了下來。

醒來一切正常,隻是丟了一段記憶。

他忘記了當時車禍是如何發生,自己又為何會在現場。

慕家是南城有名的豪門。

他的父親慕士誠深怕落下後遺症,請了國內外無數的腦科專家來南城為他會診。

專家們都說他是萬中無一的奇蹟,身體完全無恙,腦部活動也比常人更活躍。

這一場車禍,反倒是刺激了他腦部的潛能。

至於記憶片段的丟失,專家也說不出所以然:

“人類大腦結構非常複雜。也許將來觸發到某個點你會想起來;但也有可能,一生都不會再記起。”

聽君一席話,甚是一席話。

說了等於冇說。

慕棲洲當時十六歲,對於這一段記憶丟失起初並不在意。

康複後,他的生活依舊,身邊還多了一個可愛的女朋友顧小芊。

那個大白,本是顧小芊準備送他的生日禮物。

他握在手心裡度過ICU的日日夜夜,有很深的感情。

顧小芊見他如此喜愛,便年年送大白給他,大的小的,毛絨的、亞克力的。

各式各樣,各種造型,弄得他哭笑不得。

甚至,在他十八歲生日時,還送了一個全身鑲鑽的大白,亮瞎全場。

她是顧氏集團顧天明的小女兒,二人家世相當,雙方父母也樂見其成。

但十年過去,他最珍視的,還是最初那個繡Z的大白。

慕棲洲吐了口菸圈,有些好奇。

當初顧小芊說,那字母是她親手繡的,代表他的名字,洲。

冇想到,這世上竟還有另一隻繡字母的大白。

但Y與顧小芊三個字,冇有一個對得上的。

難道,真的是有二十六個字母繡樣的大白?

批量生產的?

他沉凝片刻,眸色深了幾分,“陳格,你去打聽下這個大白的廠家。”

陳格抬眼望瞭望後視鏡:“是。”

“還有,我要今天酒吧裡,那兩個男女的資料。”

慕棲洲手指頓了頓,“是全部。”

陳格會意:“慕總,您放心,今晚的事明天絕不會上新聞。”

慕棲洲垂眸,上不上新聞他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他為什麼能看到鬼?

難不成,他有超能力了?!

“隻是,若那女人知道您的身份,索要賠償……”陳格還在碎碎念。

那女人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燈,若是知道,少不得要獅子大開口。

慕棲洲抬了抬眼皮,“陳格。”

“額?”

“慕氏是破產了?”

陳格冷不丁被點名,反應了過來,直冒虛汗:“老闆,我不是這意思。”

“讓她開價。”

多大點事。

酒瓶子扔過去聽著聲兒響,但他還是控製了手勁的。

看那女人往外跑的速度,比劉翔百米跨欄還要快。

**損傷可以賠;但他看到鬼這個精神創傷,該問誰賠償?

慕棲洲輕吐了口白霧:晦氣。

他摸出電話,按了一串數字。

一個嬌柔的聲音,帶著驚喜:“阿洲!”

慕棲洲唇角上彎:“下課了?”

“是呀!你怎麼冇睡?你那邊可是淩晨哎。”

顧小芊總是這樣,隨時記得時差,很用心。

“想你了。”慕棲洲心頭一暖,心情好了大半。

顧小芊笑得很開心:“我也想你。”

“小芊,還記得你送我的第一個大白嗎?”

“記得啊!很舊了哎,你還捨不得扔?”

“那個Z的字母,是你親手繡的。”

慕棲洲話裡帶著撒嬌的味道。再舊,他也捨不得扔。

電話裡的顧小芊頓了頓:“對呀!是你的洲。”

慕棲洲唇角彎起,忍不住打趣:“你冇繡過彆的字母嗎?比如,你的芊?”

顧小芊在電話中撲哧一笑:

“阿洲,現在早就不流行繡字母啦。要不,我們去定製一對鑲鑽的,刻上我們的名字,好不好?”

慕棲洲的眸子閃過無數的霓虹,“好啊。”

“阿洲,你是不是累了?快睡覺去。”

“OK。你在英國要照顧好自己,小芊。”

“好啦!乖乖等我回來喔。mua~”

“好。”

慕棲洲放下電話,很甜,也很亂。

他和顧小芊十年感情早已深入骨髓,大白是不是她親手繡的,並不重要。

隻是,今天出現的Y字大白像是開關,啪嗒,打開了他塵封的記憶。

他比往日更迫切想要記起十年前的事。

修長的手指在唇間無緒地撫動。

“陳格,你跟了我幾年了?”

陳格抬起了頭:“慕總,今年是第十年了。”

他是十年前慕棲洲車禍後,被送到他身邊來的。陪他一同上下學,畢業後又作為隨身助理直到現在。

慕棲洲想了想:“對,當年你不在。”

陳格:“慕總,你是指那起車禍嗎?”

慕棲洲不置可否:“有些事,始終想不起來。”

“當年的車禍太凶險了,車整個翻了。幸好您福澤深厚,平安無事。”

慕棲洲歎了口氣,眸色轉暗:

“又一年了。明天一起去拜祭陳叔吧。”

陳格垂眸,握著方向盤的手微顫:“好。”

陳叔,是陳格的父親。

當年慕家的司機。

十年前的車禍,陳叔當場死亡。

慕家便將他唯一的兒子陳格收養過來,與慕棲洲一起生活。

一來是彌補陳家;二來,也是為了讓慕棲洲身旁有個伴。

二人年齡相仿,又有共情的人與事,感情逐漸深厚。

車禍康複後不久,慕家又覺得南城不祥,送兩人去美國留學,去年纔回來。

陳格抬眸望瞭望後視鏡,言辭誠懇:“慕總,當年的事是意外,您不要再自責了。”

冇有人能提起預料正常行駛在道路上的車,會被一輛突如其來貨車攔腰撞飛。

撞擊力度之大,讓整個車身在空中旋轉180度後,重重地跌落在地。

慕棲洲一身是血,但毫髮無傷地活下來,堪稱奇蹟。

事後那個貨車司機被拘留。

當日他吸了毒,整個人神智失常,連自己是如何上路都記不得了。

慕棲洲掐滅菸頭,將頭靠在座椅背上,閉起了眼睛。

“十年了,我卻怎麼都記不起來,那天為什麼會出門。”

去了美國以後,有一段時間他很想念南城,時常會做夢。

夢裡總有一個聲音,纏纏繞繞,餘音嫋嫋。

“我會保護你的。彆怕……”

一個女孩帶著啜泣,哭得讓他心碎。

夢境裡一片漆黑,無論慕棲洲如何努力,都看不到一星半點真容。

他醒來後總覺得與他的車禍有關。

但一想便頭痛欲裂,隻能作罷。

整整十年。

丟失的記憶,像一個缺口,隨著時間的流逝,越擴越大。

“陳格,我一直很後悔。”

慕棲洲神情疲憊:“那天,我不該出門。”

那是九月初八,他的生日。

週六,晴。

天特彆地藍,白雲像一片片棉花糖似的。

慕家每年這個時候,都會為他舉辦隆重的生日會。

那一年,也不例外。

冇人知道他為何出門。

直到車子在十裡開外的半山翻車,慕家才得知訊息。

司機陳叔當場死亡,慕棲洲失去了記憶。

這,成了一個謎。

顧小芊是受邀來參加他生日會的路上,恰巧看到他的車子出事,及時救了他一命。

冥冥中,一切都是天意。

他活下來了。

慕棲洲再度抬眼,眸間閃過傷感和愧疚:“對不起,陳格。”

那場車禍,讓陳格失去了父親。

而慕棲洲除了丟失一段記憶之外,人生像開了掛一樣。

事故發生後,慕家請了得到高人來做法事,超度亡魂。

高人給慕棲洲看了八字,沉默了許久。

隻說他命中有貴人,曆過此劫後,人生便如大鵬展翅,青雲直上。

高人說得很準。

自此,他讀書過目不忘;事業順風順水;甚至連愛情,都得到雙方父母的祝福,非常順利。

凡事他想做的,冇有不成的。

但陳叔,永遠回不來了。

陳格捏緊了方向盤,神情晦澀:“慕總,人各有命,不怨您。”

慕棲洲始終愧疚。

他覺得自己活著,像是那個吃人血饅頭的華小栓。

踩著陳叔的鮮血,苟活在世,揹負良心的譴責。

真是栓Q!

酒吧見鬼,加上Y字大白,讓他心情降到穀底。

“陳格,我總覺得,十年前丟了很重要的東西。”

慕棲洲修長的手撫上了額頭,又開始頭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